金三角

当前位置 首页 > 协会 > 网友投稿

“70年,我的祖国我的家”征文系列 同样一块黄土地 小麦从一二百斤到一千多斤

转载到:

摘要:93岁的大伯,精神矍铄,经历过新旧社会两重天,对居无定所、逃荒要饭的战乱年代刻骨铭心;对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的和平年代心满意足。前些天,我回到芮城看望年过九旬的大伯。一天早晨,我与他漫步村外,望着奔腾不息的黄河,不知不觉来到一块麦田。大伯突然问我:“你还认识这块地吗?”我不假思索地说:“70年了,我一直没忘。”

93岁的大伯,精神矍铄,经历过新旧社会两重天,对居无定所、逃荒要饭的战乱年代刻骨铭心;对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的和平年代心满意足。前些天,我回到芮城看望年过九旬的大伯。一天早晨,我与他漫步村外,望着奔腾不息的黄河,不知不觉来到一块麦田。大伯突然问我:“你还认识这块地吗?”我不假思索地说:“70年了,我一直没忘。”
       70年前,一个大地回春的日子,20岁的大伯、大妈领着我,来到刚分给我家的这块土地里。依稀记得,大伯跪在地上不起,两行眼泪流了出来。当时,我不了解大伯的那份真挚的情感,过后才知道,为了一块养家糊口的土地,爷爷和大伯,给别人打工扛活,最终还是没有一亩地。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当家做主,分到了土地。大伯激动万分,双手捧起一把黄土,喃喃地说:“地是生命之本,生活之源,我们要靠你养育全家。”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也是我们全家的希望。大伯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几亩土地上,要靠这些地养活全家。但那时落后的生产力,让大伯叫苦不迭。秋天,把小麦播种在地里,春天常常是“卡脖子”旱,看着脚下滔滔奔流的黄河水,爱莫能助,只能希望老天下雨,有时滴雨不下,大伯只能到一里地之外的黄河边,手提肩扛黄河水浇地,但那只是杯水车薪。播种的小麦连种子也收不回来,像人们常说的种一葫芦打一瓢。遇到好年景,一亩小麦收成只是一二百斤。我记得,一年生产的粮食,顶多只能吃八九个月,到三四月份,大伯要挟着口袋东借西凑,母亲带着我们几个兄妹挖野菜,拌汤喝糊糊充饥。那时尽管缺吃少穿,但一想到有了土地,心里便有了安慰。总想,好生活刚刚开始,土地一定能生金,我们一定能过上好日子。
        1968年,我中专毕业来到部队,1978年回到地方,尽管在外地工作,但心里一直放不下家乡,放不下父母,放不下生我养我的土地。一次,我回到老家。当时,十一届三中全会开过不久,农村正在酝酿一场大的变革。在农村一直当了20年村党支部书记的大伯已经卸任。当他听说要土地下放,包产到户,内心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大伯对我说:“我想把咱土改分的地承包下来,我不信产量上不去。”可是我心存疑虑,二十多年的集体化,能说变就马上变吗?再说土地包产到户,人们有意见吗?大伯看出我的心思,说:“几十年的大锅饭,把人心搞散了,使人变懒了。不改革就没有出路。你放心吧,只要分田到户,土地就能变成金。”之后,那块土改分的地又让父亲承包了,果然,产量年年提高,亩产达到八九百斤,生活也像芝麻开花节节高。黄土地解决了人们的温饱,使大家奔上了小康之路。
       时光如梭。经过了改革开放40年,又迎来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与大伯又一次来到这块黄土地上,他蹲下身,拔起一缕麦苗,说:“这些年,小麦连年高产,除了科学管理,种子优化外,还有党的好政策凝聚了人心。你看,去冬今春雨雪,是50年一遇的大旱,但我们不怕,有了电灌站,引上黄河水,两天时间,这些麦田就可以浇一遍。如果没有大的天灾,亩产1300斤问题不大。”听到大伯这番话,我不由得感叹:同样是这块黄土地,为什么产量能从新中国成立前的一二百斤,包产到户的八九百斤,到现在的一千多斤,这里面既有土地的潜力,科学技术的魅力,更有人的精气神。然而大伯的话,更是发人深省:“近些年,国家政策好,使黄土地变成了金。”

梁冬(新绛)

黄河金三角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黄河金三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转载文章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转载涉及版权或其他问题,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审核处理,谢谢!

相关分类

主营单位:河东世纪文化传媒  CCTV中学生频道魅力中学生运城工作人员查询  技术支持:奥德网络科技

本站所有内容均为网友上传,如若无意侵犯了您的版权或发现任何不良内容。请联系管理员:

E-mail:[email protected] 联系QQ:1829626543 © 2013-2015 金三角传媒    晋ICP备150098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