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当前位置 首页 > 协会 > 网友投稿

薄雾中走来走去的你

转载到:

摘要:你像一片薄雾,静悄悄的来,静悄悄的去。知趣的,在世时没有给子女带来哪怕一分钟的伺候;吝啬的,诀别时没有给这个世界留下只言片语。

你像一片薄雾,静悄悄的来,静悄悄的去。知趣的,在世时没有给子女带来哪怕一分钟的伺候;吝啬的,诀别时没有给这个世界留下只言片语。

最不能忆起的是十年前那个可怕的午后。就在我的身边,就在我的大意之下,你溘然长辞,离开了这个世界,中止了你艰辛的脚步,把无限的痛留给了我们。

思念亲人的剧痛,这几年我们领教了。

很多人是瞧不起我们的,因为我们没有爸爸可叫;很多的人是记恨我们的,因为我们没有让爸爸活得更长。在外人的眼里,我们一个个都是只知道在你身上获取,而不知道回报的人。

我们常常被看作是被惯大的人、不懂事的人、不孝的人!

(一)

你的一生充满了艰辛、刚毅和传奇。

你是家中三个子女中唯一的男性,自小便受到了父母的疼爱和两个姐姐的呵护。你们之间的感情好了一辈子。因此你是幸运的。

你14岁时离家上学,16岁时父亲去世;工作时艰苦敬业,退休后英年早逝。你的一生是辛劳的一生。因此你又是不幸的。

只记得你给我说,你是一步一步考到永济中学的;还记得你说,因为在永中上学时你的父亲突然离世、家境拮据,本来学习成绩很好的你放弃了考大学的念头决定考中专;也记得你说,由于年纪太小,本来计划考与化学有关的学校,结果却报考了“农业机戒化学校”。

一次求学你却上了两个地方:太原、平遥;一个中专你却读了5年(1959年—1963年,期间1961年7月—1963年5月因自然灾害休学2年);在校期间荣当学生会主席,谈了个团委书记却没有终成眷属;休学期间父母包办了你和母亲,并生下了我,也就是你的长子民生。

我依稀记得,在老家的田埂上,在劳动间隙,你告诉我你毕业后先是留校教了几年学,后四清借调到了平遥县委会,以后因为工作出色笔杆子利活调到了晋中地委。这本是一个可以施展才华的地方,也是一个可以成就一番事业的年华,谁知却遭遇了文革武斗,更要命的是你还是个保皇派。

你说你本来是个小毛卒卒,却因为你文章写得好,常常是揭到了造反派的痛处,因而在造反派取得胜利即将进行清算的时候,满城找的除了县委县政府一些保皇派头头以外,还有你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宣传组组长。

多亏了造反派里有一个老乡提前一天向你泄露了风声,多亏有一个很要好的当地老百姓用毛驴车连夜将你送出了榆次城,要不然第二天造反派打死的十几个人里面就多了一个你这个涉世未深的冤魂。

等到风头过后,你被叫到晋中军分区进了学习班。经过一段时间的教育改造之后,你被遣返到老家一个中学当校长。这个学校离生你养你的村子只有“一步之遥”。谁知你刚把被子卷放下,一个电话却将你叫到公社当了民政员,专管全公社的基层建设和婚姻登记。至今回到老家还能不时听到一些人说:你爸真是好人,我当年结婚还是你爸给登记的。

你不但成就了很多人的婚姻,也把自己的婚姻经营的很好。在公社上班的你和在文工团上班的母亲夫唱妻随、恩爱有加,妹妹霞姑和弟弟勤生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这个我们这个充满希望的家庭。

就这样,你初出茅庐便遭遇了人生第一个滑铁卢,从地委机关一下子跌落到了最基层的人民公社,从千里之外一下子被打回到了山区老家。但你没有气馁,这是你最大的优点。你仍然将一个民政员干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很快便在县上挂上了名。两、三年之后,你便被调到芮城县委。

在芮城县委,迎来了你人生的第二次辉煌。

(二)

到县委会之后,你先是被安排到教委上班,时间不长便被调到县委宣传办公室工作。大约是在72年,你被任命为县宣办主任。这一干就是四、五年。

这四、五年是你人生最风光的时候。你的价值、你的思想、你的追求和你的能力,在这四、五年里展现的淋漓尽致。当时正值文革鼎盛时期,再加上你的文章确实写得很好,所以你很快成了领导的红人,成了全县的名人。73年你被评为全国学毛著先进分子,还在《山西日报》上用了一大版介绍你的先进事迹。

当时印象最深的就是你灯下学习毛著的照片,那时候你在我们心里就和一个英雄差不多。我们为今生能有你这么一个爸爸而感到无比的自豪。记得你你每次回家都是小车接送,村里人都说我们姊妹三个是县长的孩子。

那个年代我们最享受的待遇就是,家里没水了经常会有人给我们挑水;大队分东西,也会有人主动地给我们送到家里;隔三差五的还有人到家里嘘寒问暖;我们三个走到哪里,好像都有一种光环罩着,习惯了接受别人恭维的话语和羡慕的目光。

那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每年寒暑假我们三个都会被接到县上和父母亲生活一段时间。这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自然也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弟弟用嘴打帮子打得好。常常是被叔叔阿姨们围着,帮子打的口腮麻木,小脸通红。妹妹的舞蹈跳得好,常常是跳了一个又一个,惹的叔叔阿姨们笑得前仰后合。我的口哨吹得好,也常常是一遇到机会就卖力的吹。我们三个就是县委会里的开心果,大大小小的领导、干事们都喜欢看我们的“才艺表演”。

曾记得,由于贪玩,为追拿飘落的气球,我们几个小伙伴爬上了楼房的顶层下不来;还记得,春节看热闹被拥挤的人群簇拥和吸引的太远,最后找不到回家的路。那时候,从农村到县城的感觉是欢乐的、幸福的;而从县城到农村回家的印象却是痛苦的、哭泣的。有时竟然哭了几天,情绪都转换不过来。

(三)

​这样的日子过了四年多,76年后半年你被调到了刚组建的运城城区担任宣传部长。然而手续到了地委组织部却被变成了运城行署财贸部。什么职务也没有。原因是调你来运城的原芮城县委书记,荣升到运城地委副书记后和原运城地委书记闹起了矛盾,所以正书记一怒之下将从芮城调到运城组建城区的所有领导干部全部调到其他部门晾了起来。时间不长更是将城区撤掉了。

这一时期你是苦闷的。所幸的是,你的长子民生,也就是鄙人我,从芮城考到了运城中学。让你压抑的心情多少有了点缓解。因而你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辅导我学习上。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每当夜深人静,你和我伏案共同学习的的情景。我的文章写得也还可以,这与你耐心的教育和严格的要求有很大的关系。

只可惜78年高考时没有作文,要不然很多情况将可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这一次的跌倒比上一次可要漫长了许多。一直到83年你担任运城地区贸易公司书记,七八年的时间对你绝对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期间你骨瘦嶙峋,久不得志,唯一一个可炫耀的是你培养了我这个专科大学生。整天口袋里装着我的标准照,忙活着给我找媳妇。

我记得咱们俩第一次吵架就是因为你给我找对象的事。

有一天晚上,你把我叫到行署家属院的家里,说有一位叔叔给我介绍了个对象,和我同在运城师专上学,名叫什么什么的。我说我认识她,她还在我们学校团委兼职什么部长,我入团就是她一个人不同意,把我卡下来的。你说这正说明你身上还有很多缺点,说明人家女孩坚持原则。把我交给这样的人你放心。

我说:她就是我的敌人,我不可能和这样的人谈恋爱。你说:敌人也能转化为爱人,你看我和你妈,刚开始连见都没见过,这不结了婚之后过得好好的吗。

当时把我气的,我感到咱俩的距离很远很远,思想认识差距很大很大。本来和你就有距离感,一是我刚过满月,你们就将我交给奶奶抚养;二是你长期在外,我一年见你的时间也就那么几天。这件事使我们的距离更远了,所以以后很长时间,我都不愿回家见你们。

不久,你便再次走入了人生的高峰。先是运城地区贸易公司书记、后来又是地区外贸冷冻厂书记,再以后就是运城地区财委副主任,并享受正处待遇两次主持地区财委工作。

当时正是改革开放初期,国家财力紧张,财委正是吃香的时候,你自然也就风光了很多年。那个时期的你,今天上电视、明天去视察、后天去开会,整天忙得不亦乐乎,母亲经常抱怨见不到你。一副宽大的石头镜,一个黑呢子大衣,是你那时候最典型的气质和风格。你重拾了久违的风采,我们家也迎来了一段难得的幸福时光。

茅檐虽小,却生长了无限的亲情与欢笑;家不殷实,却培养了一个个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子孙;言语不多,却赐予了我们无穷的精神与力量;相处不长,却演绎了人世间最无私的情和最伟大的爱。

又是一个清明了,我们愈加的想念你。这多年我们想你想得太苦了,有时真想找一壶酒一醉方休,好让我们在醉梦里相见。醉梦里感觉你像一片漂浮的薄雾,我们今生的相聚就好像是一场短暂的梦。有你在时如梦里,你不在时梦未醒。

仿佛看见你:白发皓首人未变,手扶拐杖立庭前;膝前承欢容颜美,灯下问安轻声喧;少年夫妻老来伴,执手相扶两不厌;历经沧桑人安好,夕阳西下桑榆晚。

不知不觉间你已走了十年。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阴阳相隔,无处话凄凉。纵使不见情未忘,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哭断肠。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薄雾中走来的你,又要在薄雾中离去。但我们对你的思念和敬爱却要世世代代延续下去。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作者:运城市法律援助中心赵志敏主任

黄河金三角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黄河金三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转载文章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转载涉及版权或其他问题,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审核处理,谢谢!

相关分类

主营单位:河东世纪文化传媒  CCTV中学生频道魅力中学生运城工作人员查询  技术支持:奥德网络科技

本站所有内容均为网友上传,如若无意侵犯了您的版权或发现任何不良内容。请联系管理员:

E-mail:[email protected] 联系QQ:1829626543 © 2013-2015 金三角传媒    晋ICP备150098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