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焦点资讯

平陆赵海亮,诚信经营24年,深受全国客商的信赖和好评

转载到:

赵海亮投资了两台烘干机,将难销售的优质果烘烤成果干,增加收益。图为赵海亮在检查苹果烘干情况。
赵海亮的身份很多,曾做过农民技术员、农村科技服务站站长、黄河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现在为省人大代表、平陆县金童果业专业合作社副理事长……

但在赵海亮看来,自己就是一个农民,是个一辈子扎根平陆县圣人涧镇西韩窑村的农民。

是什么赋予了一个农民如此多的荣誉和身份?答案就是——诚信!

赵海亮在24年里,收购苹果,出口国外,联系果商,总结市场,奉献智慧,回报家乡,用行动诠释了“诚信”二字的深刻内涵。

 宁可枝头抱香死

“赔”出来的诚信

赵海亮今年62岁,1972年,高中毕业回到老家的他成了一名农民,因酷爱学习各种农业技术,很快成为一名农民技术员。上世纪80年代,他成为平陆县科委的一名农民合同制技术人员,科技服务站站长一干就是10年。

1994年,平陆县的苹果产业已颇具规模。考虑到今后的销路,赵海亮受政府指派南下广东,外销平陆水果。

从那一年开始,赵海亮开始为平陆水果闯市场。其后,为强化全县的苹果产后管理,平陆县在省政府的支持下决定建一座示范性的恒温冷库,以区别当时农村常见的土窑果库。赵海亮被紧急召回,担任新成立的苹果产后管理公司——黄河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水果外销,经验不足、条件有限,在开始的那几年,黄河果业公司吃过亏上过当,更是赔了不少钱。

在赵海亮的记忆里,损失最大的是运往青岛港口的那次。

1997年,公司接了一单出口生意,要求在指定期限内,将两车苹果运往青岛港口。

“当时,平陆黄河大桥刚刚开通,路面在进行拓宽改造,所有车辆没法 通行。送货车只好绕到上岭村。上岭村地处平陆与三门峡市交界处,为三门峡黄河大桥的桥头堡村。没想到,国道上的车全经上岭通行。”赵海亮回忆,当时,上岭路段道路窄,有两辆大货车发生车祸,导致一起重大交通事故,所有通行车辆被滞留了两天。

货车堵在路上,赵海亮干着急没办法,最后那两车苹果毫无悬念地没赶上船期。两车苹果因误了交货期,车费、订仓费、货柜费、滞港费、制冷费、违约金等,前前后后算下来,公司一共损失了六七万元。

“两车苹果价值六七万元,本来还能赚些辛苦钱,但到最后不但没挣到一分钱,还赔进去六七万元。”现在提起这件事,赵海亮的无奈中已有几分释然,“当时的条件就那样了。”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对于此事,赵海亮从不后悔,在他的人生字典里,“金钱”有价,“诚信”却是无价的。

“出口就是这样,客户订的货,到时间非走不行,而且往往订货时收购价低,收购期间市场价涨起来了,即便这样,我们还是要按合同价走。这是必须的。”赵海亮说。

而对于流入市场的果品,赵海亮更是以诚信经营。

猕猴桃是水果之王,多年来,因为一些客商使用膨大剂的缘故,猕猴桃的市场价越来越低。“沾了膨大剂的猕猴桃个头虽大,但保质期短,硬了不能吃,一软就坏掉。膨大剂是一种化学物质,内吸性很强,进入人体后,会干扰中枢神经功能,对人体有害。”对于这种行为,赵海亮表示“看不惯”。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在猕猴桃销售方面,赵海亮坚决不用膨大剂,他销售的猕猴桃虽然个头小,品相差,但口感好,深受市场欢迎。每年赴省城参加年货节,他的猕猴桃已有了固定的客户群。

有客户群,效益也不错,为啥不把猕猴桃这一块蛋糕做大?赵海亮坦言,本来可以做成主营业务,但不用膨大剂,量上不去,只能做小众市场。“我们卖得少,但心里高兴,我们的水果吃了对人体有好处。”

决不做不好的产品,是赵海亮一贯的原则。

山寺桃花始盛开

“诚信效应”

诚信做人,果实很甜。

赵海亮用诚信换来了信誉,也换来了“诚信效应”。

2008年,因种种原因,成立13年之久的黄河果业有限公司改头换面,更名为“金童果业专业合作社”,并变更了法人,曾经的客商、经营门路也全部移交。因为有赵海亮13年来打下的基础,国内外很多公司、客商欣然将目光转投“金童”。

不论是黄河果业,还是金童果业,一直以来,都是直接对国外客户发货,但更多的是向国内果商供货。

曾经,每次果商前来收购苹果,赵海亮都要带着客商到果库里查看果质。经过多年的诚信经商,和金童合作的客商已经很了解赵海亮的为人。

“现在很多客商收购苹果,根本不来现场,有的只在装货的时候来看看,有的装货都不来。”赵海亮说,他深知每个出口国家的装箱标准,只要客商告知苹果将发往哪个国家,他就会按照那个国家的标准来装箱。

客商不来回跑,节省了路费和精力,赵海亮则不用接待和陪同。诚信降低了双方的交易成本。

每年通过金童出口的苹果有两万吨,只打电话不来实地看货的客商占了一半。“客商虽然不来,但他要的货我们都是按要求做。咱对别人讲诚信,别人对咱也很信任。”赵海亮说。

诚信还为金童带来了人气。

嘎啦是运城苹果的优质品种,8月份正是嘎啦果上市的时候,彼时,南半球的苹果已经下市,山东的苹果要比平陆苹果晚半个月上市。每到8月份,金童能包装多少嘎啦果,国外就能收购多少。

“这时就显现出车间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了,合作社后勤人员全部进车间帮忙。那几天大家啥活都不干,都在忙包装,一天能走十几万斤苹果。”让赵海亮自豪的是,在经营苹果出口的20多年里,金童的装卸工只换过两回,往往是一帮人一干就是七八年。

金童究竟是如何保证工人稳定性的?

合作社理事长赵奎说,合作社沿袭的是黄河果业的管理办法。首先是保证工人的收入合理,干多少活挣多少钱,让他们的劳动物有所值,心里平衡。除了工资,逢年过节时,合作社经常请工人吃饭,人性化管理。再是附近有货装不上车急需装卸工,其他客商打电话求助时,合作社会要求对方车接车送,保证装卸工安全,工资也要合理。

“装卸工都是附近村里人,能做到随叫随到。我们每发一批货,就及时给工人发工资,从不拖欠。”赵海亮说,合作社流动资金紧张时,他们会通过贷款或者借钱,来发工资,清货款。“我们合作社有两个原则,苹果货款不能拖欠,工人工资不能拖欠。”

除此之外,赵海亮的很多办事原则已被应用到整个合作社。“不管做什么事,我们都有一个出发点,那就是是否‘利他’。”赵海亮说,一件事该做不该做,首先要考虑对他人好不好,要用“利他”的思想实现共赢。苹果出口的每个环节,靠的就是利益分配,只有把握好这个度,才能兼顾农民、果商、国外、合作社各方利益,这个产业链才能完整。

飞入寻常百姓家

“诚信”众乐乐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赵海亮深知这个道理,自己懂的技术、知识,要分享给身边的果农,才能众乐乐。

2003年的时候,深圳有个客户曾跟赵海亮抱怨:“在你们这儿收货,咋就这么头疼。”原来,这名客商在山东装货,一天能装两大卡车货,轻轻松松,顺利发货。但在平陆收购苹果时尽管设了好几个点,找来一大帮工人挑选,一天却走不了一车货。客商说:“就这么一点点货,我还要不停地到各点检查,一个点一个点地过,太费劲了。”

从那时起,赵海亮开始有意识地培养果农成为专业的装箱工人。

合作社收购苹果主要有3个方式,其中一个就是果农送货上门。以前,果农送苹果时,总会把好果次果一股脑儿全送来,不懂得分级。为了保证客商的苹果品质,合作社就得找人把苹果按标准一个个挑选好。“这样做效益低,果农挣得少,工人也不好找。”赵海亮教果农,让他们在家里就把次果挑出来,把分级做好。

近年来,农民慢慢懂得了配合,再也不胡折腾了。赵海亮欣慰地说,现在农民基本上都知道了苹果的标准,这几年他们收购苹果已经不费事了,明显提高了效率。“果农的这个习惯养成了,能让合作社少费劲,客商也满意,果农也受益,对整个产业都很有好处。”他说。

以前,很多果农管理果园是八分动手,两分动脑。赵海亮教导他们要七分动脑,三分动手。“干果园一定要有技术性。技术含量的多少会直接影响价格的高低。不学技术不行,每位果农都要有市场意识、商品意识,而且在每个环节要讲诚信。”

达则兼济天下。赵海亮认为,农业技术没有国界,搞农业的人都希望自己的技术能给大家带来好处。对于自己在农业上申请的专利,他说:“虽然专利是我的,但我希望通过科技厅、农业厅尽快推广开,让这个专利产生效益。”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在苹果出口这一行待得时间长了,赵海亮已总结出一套好的办法来规避风险,他也经常给果商说,出口苹果,挣了咱高兴,赔了咱也得高兴。为啥呢?“有3个原因值得高兴,一是我们分担了果农卖果难的风险;二是贫困户受益了,装卸苹果需要分捡、包装、收购,干这些活一多半都是干苦力活的人,让他们有了庄稼以外的收入;三是替政府分忧了。”赵海亮这样自我开解。

而对于做生意,赵海亮认为,同行必须真诚合作。“要想融入大市场,同行必须合作,互惠互利,只有共赢,才能做好做大。”如今,赵海亮的诚信理念已感染、带动了灵宝、平陆、芮城等地的果商、果农。相信赵海亮的“诚信经”会影响更多的同行中人,对运城水果出口带来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黄河金三角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黄河金三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转载文章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转载涉及版权或其他问题,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审核处理,谢谢!

相关分类

主营单位:河东世纪文化传媒  CCTV中学生频道魅力中学生运城工作人员查询  技术支持:奥德网络科技

本站所有内容均为网友上传,如若无意侵犯了您的版权或发现任何不良内容。请联系管理员:

E-mail:[email protected] 联系QQ:1829626543 © 2013-2015 金三角传媒    晋ICP备15009863号-2